工作三年记,三年后再来看

17 年的 2.22 我正式入职,到今天刚好三年,三年时间经历了三个部门,熬了很多个通宵,几乎每年做一件事,过去三年的时间我一直以学习的态度对待工作,一直在经历不同阶段的从零到一,独立负责项目重构,参与公司新业务的初始化,参与公司前段体系建设,三年可以念完一次中学,念完本科的大部分,三年过去,成长很多,这里记录一下,等下个三年再回来看。

生活可以粗略分为与事情、与人、与自己相处三个部分。第一个工作的三年主要是与事情相处的三年,形成一套做事体系,体系的价值是可以套用在覆盖大部分场景的通用问题里,这在执行时会提升效率;与人相处分两步,互相认识,互相合作,这句话看起来像废话,但怎么才算认识,怎么才能合作?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也是动态的平衡,我们可以决定自己的需求,影响伙伴的决策,反之亦然。与自己相处是伴随着一生的问题,但仔细想想,这件事本身就存在一个死结,一个人的思想会影响他的行为,他的行为会反哺他的想法,要跳出这个结,需要不断去摄入信息,去试错,不断找正向反馈,这个阶段是刚才提到的形成做事体系的过程,出现正向激励后,开始相信自己的能力、判断,直至敢于决策,承担责任,给出承诺。反向考虑一下,每个承诺、答案,映射了答题者背后的经验、对问题本身的解构。思想成长的背后,是思考维度的提升,这一阶段是我们刚才提到的与人相处的过程中形成。

今天要写工作,为什么开始聊生活?对现在的我而言,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大家常说,工作和生活分开,早点财务自由就可以不用工作,工作是为了休息,这是支撑大多数人继续工作的虚无的理想,生活运转的逻辑是动态的平衡,大部分的我们忙碌一生在为维持这份平衡,永远吃不到的胡萝卜,转不完的磨盘。

我过去对于人生的规划,是没有规划,我也有虚无的理想,生活中也是虚无地朝着那个虚无靠近,直白的说,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反正不是现在这样,于是努力执行眼前最优解去努力摆脱这种状态,比如工作的第一年,几乎每周都会去公司学,比如坚持写 blog,坚持分享,坚持我认为是正确的事情。这种方式,支撑着我度过最困难的阶段,只是过程中变数太多,过度依赖外部条件,说白了运气成分太重,不能一直依靠好运找上门,应该主动去追寻好运。对于生活的规划类似于前文提到的对问题的判断,走出第一步,给出自己的假设,去找到生活的正循环。

时间拉回三年前,15 号下午三点,福道西三环面试间等面试官,一面是启蒙,二面是教主,三面奋泽,接着和 HR 聊了会,结束时已经六点多。晚饭后接到 HR 电话 offer,一周后正式入职。
一楼满墙花花绿绿的涂鸦,二楼看板前争论的同学,三楼正在焦虑等待面试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