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m

用二十岁的二十一天时间送出一张明信片

今天鱼腩仙女(我妹)给我发了一张明信片和几封书信的照片,看着蹩脚的字,略微泛黄的纸,回忆满满,之前从没有写过这段事情,今天不妨记录一下。

中学期间我就有记录的习惯,不过记录大多是日常胡思乱想,很感性,毕业之后,除了日常在 QQ 联系,也开始通过书信跟朋友联系,大概大家都想找个方式写些感性的字句。那时大一,满是迷茫的我开始开到还在高中课业泥潭的我妹,虽然现在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大一那段时间是整个大学期间最迷茫的阶段,但也过得充实,因为迷茫,只做眼前确定的事情,每天上课、自习,学期结束也拿了专业前几名的绩点,不过仍然迷茫,除了我妹,写给浩然同学的信最多,我们那届同学只有他进了中国刑警学院,同样的年纪,同样的迷茫,大一算是高中社交圈没落的过渡期,那段时间大家互相聊着遇到的新鲜事物,学校的帅哥美女,专业课程的各种难、坑。直到大二戛然而止,从 2014.5.3 号我在 QQ 空间发出第一篇 log 之后,我再也没写过信。

明信片来自在成都买的一套明信片,内容是 318 川藏线沿途知名景点,我骑行过程中,在每张明信片上盖上了沿途各邮局的邮戳,遇到的邮局也风格迥异,有的邮局需要买了邮票才给盖戳,有些可以免费帮忙盖,有些邮局没人看守,邮戳就放在柜台上,自主盖戳,就这样一路盖到了拉萨。回到学校之后,我把这些明信片装进信封,寄往全国各地,一张也没留下,每张明信片上写了啥我已经记不起,只记得那些收件人那时对我很重要。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套明信片是绝版,这辈子的绝版,我的二十岁不会重来。

感慨完了,我有些伤感的对鱼腩仙女说,「如果不再找点事情,自己越来越平庸」

其实,在各自的领域发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