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m

喝了一点酒

今天下午部门组织了年会,一如既往的年会三大件,ppt、抽奖、喝大酒,大概是自带非洲属性,历来抽奖都没有中过,佛系参与,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听 ppt 以及喝酒(其实主要还是喝酒),boss 的年终总结会透露一些公司的关键数据以及从高层角度对行业的看法,有些观点非常具有参考性,值得思考。多数人会觉得总结过程枯燥乏味,全是场面话,信息获取得有选择性,毕竟是年终总结,内容摘着听,在特殊的场景,两三杯酒下肚,无论多日常严肃的 boss 也会吐露几句真情。

我对于喝酒的态度是要舒服,醉至微醺,状态最好,达到这个状态,得有人陪你喝,推杯换盏的感觉最佳。桌上菜品吃的差不多,平时有合作的,兄弟团队开始挨个敬酒,我喜欢这个状态,虽然后续可能转变为我不喜欢的拼酒现场,我喜欢人来人往的,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情感,会说话的人可以多说两句,不会说话的人自罚三杯,很有意思。我喜欢这种朝夕相处的人觥筹交错的懒散,虽然一个小时前,我还在屏幕解前决业务方问题,但此刻,我会暂时忘记明天的工作,忘记晚上回家手洗刚才吃饭时溅到油的白色卫衣,业务合作成了此刻的筹码,大家都认真了,大家都没当真,喝得差不多,大家各自散去,甚至没有互相道再见,像是一起做了一场梦,明早醒来到了公司,见面互相道一声早安。

上一次这种感受,还是在大四,实验室每年惯例,杨老师会请每年毕业班同学吃顿饭,虽然大家日常凑齐很难,但那天都会准时到,喝酒、侃大山,一群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起做一场大梦,留下的是手机相册里几个人在大街上龇牙咧嘴,哈哈哈

这种感受不应该只在微醺的状态下发生,应该发生在生活中的每个时刻,这种感受像是生活某个片段的的存档,在未来你某天翻着记忆时,被不小心从书架上碰落,你拾起,翻开,迎面拂过一阵穿堂风,你定了定神发现自己正躺在老家的凉椅上,头顶的吊扇转得慢悠悠,屋外的太阳照得刺眼,随着大白杨的娑娑声,又来了一阵穿堂风,困意袭来,睡会吧……


插一句今天遇到的问题,我现在负责的系统其中一个数据一直以来没有存储变更 log,直到近两天业务方数据被误操作覆盖,发现了这个问题,没有 log,像是变更从未发生,数据找不回的感觉太过绝望。

我想在生命每个阶段都能记下 log,不想未来再想起无从追忆,像是从未来过,而这些感受就是我的 log。


晚上回家手洗卫衣,衣服泡了一会才发现 AirPods 还在口袋里……